塔山阻击战 7集全

主演:
林春放刘爽赵晓明
导演:
王珈
类型:
电视剧 历史
地区:
内地
年份:
2008
塔山阻击战 第1集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激战正酣。东北野战军四纵司令郑远河和政委姚东率部仅用两个小时就攻克重镇兴城,成功切断了国民党视作生命线的北宁铁路。被牢牢围困在锦州的国民党部队和外围援军就此被分割开来,东北战场关门打狗、夺取锦州的战略大态势形成。四纵开始了攻锦前的紧张准备。战地女记者沈虹和纵队主力四团政委史宗常相爱多年,但由于沈虹的资产阶级家庭出身,两人的结婚报告一直未能顺利获准。大战在即,史宗常用苏联弹筒上的铜皮给沈虹做了一个手镯,两人相约打下锦州后再见。国民党东北剿总召开作战会议,蒋介石电训东北将领精诚团结,并大量抽调关内部队从海上取道锦西葫芦岛登陆,同时命令驻沈阳部队自东驰援,从两面夹击攻打锦州的东北野战军。东野四纵在朝锦州进发的路上收到野司命令,将由攻锦转为打援。史宗常被叫去纵司,纵队司令郑远河针对四团在攻打兴城的战斗里暴露出来的问题克了史宗常一顿,并告诉他,
塔山阻击战 第2集
占领塔山铺后,由于林江缺乏经验,现场指挥失当,四团在前沿的过早展开导致久攻国民党滩头碉堡不下,最后先行撤回塔山铺。史宗常主动向上承担责任,维护了林江的威信,布置部队在一马平川的塔山前线构筑防御工事。蒋介石亲临葫芦岛视察,任命王晋之为东进兵团司令官,并说整个战争成败在此一举,要求与会将领同舟共济,全力打开通向锦州的三十公里的道路。纵队政委姚东到四团检查战前准备,要求史宗常和林江用最大的努力,在最大的程度上调动每一个指战员的战斗热情,并带来纵队宣传队为战士们演出。史宗常的老战友、带队的组织科朱科长告诉他,由于沈虹的祖父是资本家,他们的结婚报告仍然被搁置着,史宗常表示不能理解,他拒绝改变自己的心意。王晋之率部下到前线远眺塔山,只见一夜之间,毫无遮挡的滩涂上冒出无数连绵起伏看不到尽头的防御工事。王晋之为将要面临的严酷战斗感慨不已,但仍然相信,自己麾下由美制钢铁武装起来的部队完全能够通过眼前这些并非钢筋水泥构筑起来的防线。
塔山阻击战 第3集
郑远河和姚东到塔山前线视察,一颗手榴弹就把四团刚建好的工事炸了个大窟窿,搞得林江和史宗常狼狈不堪。郑远河指示部队拆除附近铁路上的枕木铁轨加固工事,当地百姓纷纷赶来参加。组织科朱科长出于好心,准备把工人家庭出身的宣传队员潘玉霞介绍给史宗常,并故意告诉沈虹,沈虹很不高兴,对潘玉霞产生了芥蒂。攻打锦州的战斗如期打响,增援的国民党军由葫芦岛大举增兵,意欲先行攻占打鱼山、占领西海口,拊击塔山侧背,以此全线突破四纵的正面防御。郑远河机警地发现打鱼山的弹落点比塔山超出两倍,急令林江和史崇常注意。然而为时已晚,密集的炮火袭击后,国民党军借着海水涨潮、乘坐登陆艇登上海滩,仅有一个排兵力镇守的打鱼山阵地易手。刚刚与僚属庆贺了攻克打鱼山的王晋之回到家里,就收到姚东以黄埔同学名义送来的信,大惊失色。太太的一句“共产党想打锦州,就不会让你们过去”,又兜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而此时,
塔山阻击战 第4集
潘玉霞得知沈虹对自己不满的原因,不由得好笑,她告诉沈虹说这是不可能的。史宗常率领部队冲上打鱼山阵地,阵地被收复。石方从当天的战况发现四纵似有兵力紧张的现象,在准备向野司报告时不觉踌躇。姚东意识到石方的犹豫,坦言无论发生任何情况,四纵都可以从容应付,绝对不会向野司要求增援。石方对姚东的敏锐不胜惊讶。林江为史宗常归来准备了饺子,史宗常高兴之余,又为林江同意把打鱼山防御任务移交给兄弟部队而耿耿于怀,而且不许林江把自己挂了彩的消息告诉沈虹。王晋之回到家里,发现太太已经转让了家产,劝说他不要再打这个没有胜算的仗,不禁头疼。这时在他的司令部里,将领们为了打鱼山得而复失一事互相指责、推诿责任而争吵不休,王晋之力排众议,请求众幕僚精诚团结,预备第二天全力攻击塔山。林江和史宗常为解决前沿阵地纵深过浅、缺乏回旋余地的缺陷,连夜布置部队将阵地前伸,设置阵地前障碍,
塔山阻击战 第5集
郑远河集中炮兵的火力集中打击敌人第二、第三梯队的步兵,王晋之的立体进攻被冲垮,第一梯次的进攻兵力和守卫在前沿阵地的部队刺刀见红碰撞在一起,战况惨烈。石方为减轻四纵的正面压力,向野司提出将总预备队调动到高桥一线,解除了四纵的后顾之忧。郑远河破釜沉舟,将炮兵推进到离前沿阵地仅有一两百米的地方作直接瞄准射击。林江到前线组织局部范围内的对敌反击,效果显著。夕阳西沉,仅存53名战士的一连集结在一起,歌声在硝烟弥漫的阵地上久久回荡。姚东为史宗常和沈虹的婚事找组织科朱科长谈话,并亲自在批准史沈结婚的报告上签了字。国防部督战官罗奇带着从关内增援的部队来到锦西,告诉王晋之锦州已陷落在即,但东北的国军部队若能重新集结,仍然可以在东北和共产党长期周旋,王晋之的信心又被收拾起来。但其麾下的非嫡系部队感觉罗奇偏心,调配失当,自己吃亏,大家又吵成了一团。锦州城下的鏖战更激发了塔山前线的阻援部队的战斗豪情,
塔山阻击战 第6集
史宗常在接到去纵司开会命令的同时,也收到了他和沈虹的结婚批准,大为高兴。郑远河和姚东召集纵队干部会议,调整战斗部署,四团按命令撤出坚守了一个星期的铁路桥一线休整。林江将血迹斑斑的战旗和完整无损的阵地移交给前来换防的兄弟部队,带领战士们撤离了铁路桥。王晋之的太太再次收到共产党方面的信,赶紧悄悄藏了起来。罗奇和王晋之改变进攻部署,却遭到部下们明里暗里的推脱,罗奇拿出蒋介石的手谕将众人压倒,命令次日黄昏之前攻破塔山,否则军法从事。情报官叶简章受命带人去四纵后方实施对指挥机关和炮兵阵地的破坏,冒充东野一纵的侦察连偷偷潜入,半路撞上沈虹和潘玉霞等宣传队员。沈虹将遇到“友军”一事告诉了史宗常,史宗常心生疑惑,遣人前去核实。叶简章一伙袭击了林江的团部,被消灭。与此同时,国民党军全线偷袭塔山前沿阵地,战斗空前激烈。一场乱仗打到天明,阵地被部分突破,郑远河和姚东给前沿下了死命令,
塔山阻击战 第7集
林江和史宗常动用团预备队发动了反击,一度失去的阵地全部收复。给战士送弹药的沈虹返回途中牺牲。告别之际史宗常给沈虹戴上了那只自己做的手镯,烧毁了批准两人结婚的报告。最后一战之前,四团被授予塔山英雄团称号。东野对锦州的总攻发起,心急如焚的蒋介石再度飞临葫芦岛,限令王晋之和罗奇再攻塔山。杂牌系的将领们趁机给罗王两人和海空军上眼药,惹得蒋介石大发雷霆。国民党军组织7个师的力量再度攻击塔山,并招募了敢死队,用枪口逼迫士兵冲锋。郑远和和姚东逐一询问各阵地部队有什么需要,嘱咐纵司各部门尽最大可能保障前线。战斗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四纵的炮兵观察所被敌人炮火摧毁,林江站在弹落如雨的山坡上目测为炮兵指示目标。史宗常带着团部机关的的工作人员驰援前沿,被硝烟污染了的阳光,映照着战士手中的刺刀和阵地上猎猎飘舞的塔山英雄团的战旗……锦州顺利解放。大雨如注的黄昏,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