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越走越近 更新至28集

主演:
导演:
类型:
地区:
年份:
梦想越走越近 第1集
大年三十,酒足饭饱,赵永和趁着孩子们都在场说,去年一年经过全家人的共同努力,农场的各项工作取得巨大收益,家底也雄厚了,年前去镇里开会,按十八提出的加快城镇化步伐的精神,又有了更多的优惠政策,今年是实现家强走时想搞城镇化梦想的最好时机,要甩开膀子大干了。另一件事情是家强过世之后,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年前犯过一次心脏病,经营农场显得力不从心。所以他打算尽快把农场的大权交出去,推选新的当家人。众子女们听到父亲要交权,各自打起自己的小算盘。永和说赵家农场四年前是家强投资成立的,家强虽然走了,建议由大儿媳陈文秀接管赵家农场。却不料此言一出,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女婿于得利带头起哄引发家庭内乱。永和见子女们各藏私心因利忘义,不由大怒,心脏病突发被送往医院。在弥留之际,永和留下让文秀接管赵家农场的遗言。
梦想越走越近 第2集
文秀到香月家进行劝说,对香月忆起家强健在时,两家亲密的感情,虽然家强已逝,但文秀仍希望与香月保持亲近。香月疑心文秀在打正民的主义,对文秀非常忌惮,出言讥讽。文秀忍下委屈,劝香月别和家平去争农场,不要让赵家散了,让正民留在城里和自己一起办公司。香月误会文秀在给自己扣帽子,更误会文秀想把正民留在身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勾引正民。文秀的所有解释,听到香月耳朵里都变成了无耻和挑衅。香月端起一盆水朝文秀身上泼去。文秀浑身湿淋淋地落荒而逃。文秀到月英家探望月英,月英对着永和遗照流泪,觉得愧对永和。文秀劝月英别一时冲动分了农场。农场分了,这个家的情分也分了,爹和家强的心血和努力全部白费了。月英认为自己已经尽力,除非文秀愿意接下这副担子,月英情急之下欲给文秀下跪,文秀扶起月英,说自己愿意考虑一下。
梦想越走越近 第3集
接手赵家农场的工作的繁忙,使文秀无力经营城里的公司,文秀想把公司以适当的价格转手给他,正民觉得这是他事业发展的一个全新机遇和转机,没料到香月却坚决反对,她认为文秀居心叵测,一手想抓着赵家农场,另一只手想抓住正民。两人为此事,再次掀起矛盾。月英得知文秀要把公司交给正民,把大挂钟叫到自己家,让大挂钟劝说香月让正民接受文秀的公司,月英认为这件事对正民来说是个大好机会,正民在城里可以少奋斗十年。正民要是在城里干好了,将来可以把香月一块接到城里去生活。大挂钟听到有利可图,被月英劝动。 大挂钟回家之后劝香月支持正民接手文秀的公司,香月看到舅舅也向着正民说话,对舅舅发怒。正民实在无法理解香月的想法,与香月无法妥协。在舅舅和正民两人的夹击下,香月压抑的情感爆发,香月痛哭流泪,诉说自己之所以无法进城,是为了在家照顾舅舅。香月冲动地离家而去。
梦想越走越近 第4集
香月越想越觉得委屈,趴在床上流泪,钱有贵推门走进来,给香月送来一碗鸡汤。正民回来恰好看到有贵陪着香月在喝鸡汤。有贵离开后,正民认为香月过分,母亲送的包子她扔到门外说是喂狗,有贵送的鸡汤她却来之不拒。香月落泪,觉得正民故意在挑自己毛病。正民不愿和香月争吵,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和不满回城了。正民约文秀到餐厅吃饭,告诉文秀自己不能接手她的公司。文秀问正民有什么打算。正民说他想回村和香月一起建家庭农场。两人聊起家里和未来事业的发展。杨瑞打电话约丽珠出来谈长期合作事宜,问丽珠为什么迟迟不到公司签合同。杨瑞承诺在丽珠蔬菜基地种植出绿色蔬菜之前,他都愿意用绿色蔬菜的价格收购她们的蔬菜。丽珠脑中闪过杨瑞的强吻,对和杨瑞的合作有所反悔,担心将来家平知道自己和杨瑞的公司签约,心里会有芥蒂。杨瑞看到丽珠如此看重家平,心里燃起炉火。
梦想越走越近 第5集
赵家民生有限责任公司开张挂牌,家里正热热闹闹的宴请村民吃饭,门外传来一阵嘈杂。钱有贵和大挂钟带着周家村的村民冲进赵家。大挂钟质问文秀是不是要挖周家和赵家村在山下的袓坟。赵家村吃饭的人听说文秀想要把山下的祖坟迁走,矛头都指向文秀。家平挺身而出替文秀澄清说这都是谣言,让大家安心坐下吃饭。文秀却真诚地道出了自己想要迁坟的理由,一时之间群情骚动。钱有贵上去把桌子掀了,村民们一哄而起,把桌子都掀了。小辣椒趁乱喊了句,把陈文秀赶出赵家村。有不少村民喊着要赶文秀出村。永兰认为文秀这是大逆不道,想毁了赵家,要把文秀逐出赵家。
梦想越走越近 第6集
文秀回来后直接找到了镇长,她把自己的想法和盘告诉了镇长,希望镇上能争取到这两个试点村。她承诺赵家公司愿意为两个村建一块公墓,并承担所有迁坟的费用。但迁坟之后,她要承包那座山,她打算建立体化生态农业产业链。村里下通知要开会,吴镇长主持会议,说县里有精神想各村统一规划坟地,他们镇里已经把周家,和赵家两村定为试点村。也就是说,所有人的坟地都要搬迁,这样才能有效地使用土地。开会的村民议论纷纷,都很吃惊文秀是怎么把吴镇长搬出来的。吴镇长告诉村民,民生公司的总经理文秀承诺将会为两村建一块新的公墓,而且只要在时间限制内迁坟的人,民生公司将负担迁坟的费用。先迁坟的可以优先到公墓挑选墓地。
梦想越走越近 第7集
小辣椒得知文秀和云鹏谈恋爱,小辣椒拍手称好。这样的话,文秀嫁给别人,就得老老实实把赵家的公司给家平让出来。于得利偷拍到正民和文秀在一起的照片,他看到小辣椒时,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怕文秀和正民走到一起,将来整个赵家都会被两个人霸占。于得利决定把文秀和正民的事儿给香月提个醒,防患于未然。于得利把照片发到香月手机上。有贵正在香月家试穿香月帮他做的新衣服,香月看到了文秀和正民的照片。有贵发现香月神情不对,夺过手机,也看了照片。有贵对香月暗恋已久,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趁机煽风点火。香月打好了正民的行李,用小车送到月英家。说要和正民离婚。月英对香月越来越不满,动不动把离婚挂在嘴皮子上,谁家的女人能这么对待自己的男人。月英觉得香月没知识没文化,所以才有农村妇女的这些陋习。月英好为人师地教育香月,惹怒香月,香月说自己和正民的关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月英掺合的结果,月英和香月决裂。
梦想越走越近 第8集
文秀到月英家找正民,文秀劝正民,为了小彬,他也该担起一个身为男人的责任。就算这几年他疏于家庭,香月对他有些怨言,他要是个真正的男人,真的把这个家放在心上,就该把以前对香月和家庭的亏欠想办法弥补回来。正民在文秀的劝说下想回家和香月谈谈。正民推开卧室门,看到了有贵抱着香月躺在床上。正民转身离去。云鹏帮助宏德家修门,文秀和宏徳留云鹏在家吃饭,文娜跑进来大呼小叫正民和香月到民政局离婚去了。宏徳教训文秀,问她和云鹏定不定婚?再不定婚可真要被全村人戳脊梁骨了。云鹏问文秀怎么办,文秀认为是自己给香月和正民造成这么大的痛苦,内心纠结万分,一时没有了主意。云鹏见状,提议顺从宏德的提议,两人定婚。文秀当即拒绝,认为自己还没做好跟云鹏共度一生的准备。云鹏劝文秀当务之急必须先解除香月对她的误会,挽回香月和正民的婚姻。文秀接受云鹏的提议,两人决定假定婚。
梦想越走越近 第9集
文秀正为公司几个方面同时发展资金窘迫发愁时,吴镇长打电话来说两天后市里召开城镇化发展研讨会。文秀认为这是一个招商引资的好时机,立刻找来家平商量。决定连夜制定一个在无公害蔬菜的发展和生态养殖多元化产业拉动下的城镇化建设计划书。文秀和家平晚上在公司加班做计划书,丽珠从黑影里转出来,从窗外往里偷看。文秀因为疲惫打盹,家平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文秀身上,家平继续工作。丽珠见后,忍住嫉妒,没有冲进门去。文秀为了争取县里的城镇化建设扶持资金,带着规划图和家平一起参加会议。在文秀极具说服力的演示下,赵家的项目得到了县委领导和几个公司的认可。会议结束后,组织方邀请家平和文秀去观看县里组织的文艺汇演,演出接近尾声时,丽珠登台表演,迎来一片掌声。让家平心情不爽的是,杨瑞竟然当众给丽珠鲜花。演出结束,家平到后台接丽珠回家,上去夺过鲜花扔在地上,从鲜花里掉出一条白金项链和杨瑞的示爱卡片。
梦想越走越近 第10集
文秀晚上在公司加班,云鹏把车停在赵家农场院子里,坐在车里听歌,等文秀下班。文秀下班看到云鹏之后,问他来找自己干什么,为什么不进屋。云鹏告诉文秀,他之所以等在车里,其实是想等她一句话,让他可以走进她的办公室,有一天可以走进她的心里。文秀为正民和香月的事儿发愁,云鹏帮文秀出主意。文秀接了小彬和果果约正民一起吃饭,又以正民的名义约香月见面。正民和香月到饭店之后才知道请客的人是云鹏,小彬上去拉住了正民和香月的手,把他俩拉着入座。文秀和云鹏极力调解气氛,文秀,云鹏和果果俨然是一家人的样子。香月对文秀的误会逐渐释然,主动提出要正民回家,说周家农场少不了他。在小彬期盼的目光下,正民答应回家。
梦想越走越近 第11集
清晨丽珠来查看大棚里的蔬菜情况,看到两人分别在椅子上睡觉。丽珠气愤已极,拽起家平到休息室外面,让家平说清楚为什么夜不归宿。家平向丽珠解释,丽珠不听。文秀大声斥责丽珠说,你把事情想的那么歪干什么,现在蔬菜眼看就要烂在地里,我们在想尽办法去解决问题,你不要在这里添乱了。丽珠无言以对,并说出她做为蔬菜基地的承包者,也为此事想了一夜。既然无公害蔬菜标价太高,为了把损失减到最小,可以按平价菜的价格销售。文秀当即否决了丽珠的意见,并提出从今天开始,她要发动农场的所有工人到县城各个街头赠送无公害蔬菜,并附带一张无公害种植过程的光盘,赵家企业还会提供五个大棚的蔬菜供大家免费采摘。丽珠说,我是蔬菜基地的承包人,五个大棚损失至少得五万,直接影响到我年终奖金问题。文秀当即表示,损失了这五万,或许能带来五十万的利润,至于你年底奖金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受任何影响。丽珠听后,无奈的接受。
梦想越走越近 第12集
云鹏以正民的名义注资之后,资金问题虽得到了缓解,但仍有一百万的缺口。文秀紧急召集赵家人开会解决资金问题,希望各位股东能加大投资。众人没有一个人响应,对文秀的经营模式持怀疑态度。文秀说既然大家都不同意加大投资,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就是吸收外资。月英和永兰反对外人加入赵家企业,文秀解释企业要发展,仅靠赵家的力量是有限的。在文秀的劝说下,月英做出让步,但提出不管谁想加入,文秀都要保证公司姓赵。永兰仍固执地要保持赵家企业的纯洁性,坚决不准外人入侵,永兰看到众人都向文秀倒戈,一怒之下撂下话说,这件事儿未经她的充许,谁也别想肆意妄为。说完,永兰中途离去。文秀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决定请正荣房地产公司出资入股赵家企业。
梦想越走越近 第13集
看到丽珠神色黯然第回家,又听于德利把文秀给家平首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一说,小辣椒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要找家平算账。小辣椒到家平家的时候,发现文秀正在安慰家平,立即冷言冷语,讽刺他们叔嫂情深。小辣椒指责文秀不知检点,整天往家平屋里钻,导致家平和丽珠弄到离婚的地步。文秀知道小辣椒不可理喻,起身离开。家平把首饰交给小辣椒,让她问清项链的来历。小辣椒自认为证据在手,所有事情尽在自己掌控之中。没想到小辣椒拿出项链,丽珠就哭成了泪人,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小辣椒听后,让丽珠和杨瑞合作时多加小心。
梦想越走越近 第14集
丽珠质问文秀和家平孤男寡女在一起做了什么,文秀向她解释自己为了解决蔬菜的销路问题到大棚录制宣传片。于德利故作好人过来劝解,文秀让他和丽珠一起到城里宣传销售。不过在销售方案上二人产生了强烈的分歧,丽珠打算按照一般蔬菜平价销售,文秀要拿出五个大棚的蔬菜免费赠送。杨瑞听说这个情况,要找丽珠好好谈谈,丽珠不理睬杨瑞。赵永兰听文秀免费赠菜,不分青红皂白就过来干预。文秀立下军令状,万一失败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补偿损失。功夫不负有心人,文秀的营销方案终于取得成功,各大超市主动前来订货,赵家无公害蔬菜销售一空。
梦想越走越近 第15集
杨瑞主动约丽珠见面,见到丽珠之后,杨瑞扑通给丽珠跪下。杨瑞接连煽自己耳光,请求丽珠原谅。杨瑞告诉丽珠,他从赵雁那里听说了她怀孕的消息,他不得不和丽珠坦白,其实那天晚上,他侵犯了丽珠,孩子是他的,他要对丽珠和孩子负责。丽珠听后愣住,无论如何不相信杨瑞的话。杨瑞说出他在丽珠喝的水中下了迷药,请丽珠原谅他。丽珠哭着对杨瑞又踢又打,痛不欲生。杨瑞说自己太爱丽珠了,就算她把他杀了,他还是要娶她为妻。丽珠回家之后,一夜未眠,经过痛苦的抉择。向家平提出自己同意离婚。家平挽留丽珠,丽珠向家平坦白,孩子是杨瑞的,她不能欺骗他。家平听后非常痛苦,内心挣扎过后,还是向丽珠表示不同意离婚,家平告诉丽珠他不想失去她,希望她能把孩子打掉,他愿意原谅她的过失,两人重新开始。但是丽珠并没有同意家平打掉孩子的要求,她觉得无脸和家平一起生活,两人决定都给彼此一段时间,冷静思考一下。丽珠搬回娘家。
梦想越走越近 第16集
月英的狼狈,被宏德看在眼里。宏徳劝月英干脆让正民离婚,月英难过掉泪。宏德于心不忍,帮月英出主意,找有贵谈不如找有贵的爹谈,先搞定老东西再搞小子。月英采纳宏德建议,和有贵爹谈妥了赔偿条件。月英为感谢宏德把他请到家里喝酒吃饭,宏德感念月英帮自己治风湿,看到月英忙里忙外,对月英生情。宏徳语言试探月英,这时大挂钟走进门来,大挂钟误会两人正在交往,出言讥讽,闹得宏徳负气而去。有贵得知父亲私自索要补偿款在家里大闹,有贵说父亲若是接受正民的钱,他自此就不认他这个父亲,有贵被父亲轰出门去。有贵无处可去到香月跟前诉苦,香月让有贵到她舅舅家暂时去住,大挂钟却觉得有贵和他父亲联手耍无赖,是为了从香月手里讹钱,把有贵拒之门外。香月没办法只能让有贵暂时住自己家里,正民见状一怒之搬回月英家。
梦想越走越近 第17集
正民醒来,月英误解了正民和文秀,问正民是不是和文秀暗中好上了,正民说根本没有的事儿。月英告诉正民,若是正民和香月真过不下去,可以离婚,但小彬必须留在赵家。另外,月英警告正民,就算他和香月离婚,也别想能娶文秀,她丢不起那个人。正民来到大挂钟家,看到香月正给有贵上药,正民向有贵道歉,向香月提出离婚。香月同意了离婚,但只有一个条件,小彬归自己。正民和香月谈不拢,两人不欢而散。赵家企业为流转土地的村民发放土地流转租金和浮动奖金,并给企业工人发放了工资奖金。大家拿到奖金之后,都很兴奋,对文秀的诚信和为人越发倚重。
梦想越走越近 第18集
还没有来得及输完液,文秀接到专家的电话,匆匆向车站跑去,顺利接到专家张主任,赶到养殖场,文秀就昏了过去。张主任被文秀感动,答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解决问题。丰收在望,有贵发现收割机仓斗漏粮,过去查看情况时被绞断两根手指。文秀听说有贵出事,让家平派出两台收割机帮助周家农场收割,香月不仅没有感激,反而怀疑文秀和周正民的关系,赌气要到医院看护有贵。田月英提醒周正民注意一下邻居的风言风语,千万别把媳妇赔进去了,周正民到医院替香月照顾有贵,有贵可不买他的账。有贵出院之后,他的父亲找香月让他们继续负责照顾有贵,香月答应他们父子的一日三餐都有自己负责。
梦想越走越近 第19集
村长竞选那天,文秀接到果果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果果发烧,要文秀到学校去一趟。云鹏自告奋勇拉文秀回城。文秀安排好果果之后,看到时间紧张,要云鹏加快速度。可是云鹏因为心疼文秀反对她参选,假称车子故障,故意拖延时间。于得利夸夸其谈,演讲结束。村民们一副脸上怀疑的目光。眼见最后一个竞选的演讲结束,文秀还未出现,于得利告诉大家,文秀弃权了。正在这时,文秀到达现场,她即兴演讲,诚恳地说出自己对村里建设城镇化的宏伟蓝图,她告诉乡亲们,不管她能不能当上村长,她都会为着这个目标努力。文秀的演讲触动了村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文秀意外多票当选。
梦想越走越近 第20集
正民把周家农场欲和赵家农场合并的想法告诉了香月和有贵,香月怒了,说这一切都是正民和文秀计划好的,拿她和有贵当傻子耍。虽然正民据理力争,摆实事讲道理,想说服香月规模化经营所节省下来的成本,得到到收益。但香月还是认为正民以此设套,想和文秀侵吞周家农场。香月和正民大吵起来,有贵上前拉偏架。有贵拿出文秀打给正民50万的欠条,这张欠条勾起了香月对正民和文秀的所有怀疑,香月对自己的婚姻感到绝望。有贵把正民激怒,正民和有贵动手,香月担心正民再把有贵打伤,向正民提出离婚。正民认为香月对有贵生情,冲动之下同意离婚。正民愤而离去,香月俯在床上痛哭失声,有贵安慰香月。
梦想越走越近 第21集
云鹏提前在新房里准备了红酒和亲自做的西餐,他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把文秀叫到家中。文秀看到云鹏欺骗自己心里不快,但看到他精心准备的晚餐,没有把不快挂在脸上。云鹏要文秀陪自己喝红酒,庆祝自己把新房装修结束,提起结婚的事儿,两人产生口角。文秀欲要离开,被云鹏劝回去。云鹏喝多,强行要对文秀亲热,文秀挣脱,夺门而去。文秀思虑再三,觉得自己和云鹏并不合适,她向云鹏提出分手。文秀坐在村里广场望着月空思念家强,正民喝多,从饭店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正民问文秀受了什么委屈,文秀掩饰。正民向文秀倾吐离婚的情绪,文秀见他喝多,把他送回月英家。月英拒不开门。文秀无计可施,只能把正民送到家平家。正民醒来后,求家平留他在他家暂时住下,家平无奈,只能收留正民。
梦想越走越近 第22集
月英对着永和照片垂泪时,文秀,家平和正民一起回家,正民长跪在永和的遗像前,求月英原谅自己没有守住婚姻,没有守住小彬,月英原谅正民,正民,家平和文秀陪月英一起吃年夜饭,文秀提出自己下一步的打算,文秀想扩大产业规模,把责任有限公司转换为股份有限公司,增加村民入股,为城镇化建设做准备。月英听说文秀想把公司分给村民,立时火冒三丈,认为文秀为了赢得村民对她这个村长的支持,把赵家的利益拿出去当筹码。赵家企业是永和保留下的唯一心血,无论如何不能被文秀败掉。文秀和正民试图说服月英,月英把一桌子饭都掀了,把三人轰出家门。
梦想越走越近 第23集
文秀过年也不休息,研究年底的财务报表,觉得于得利管理的生态养殖场数据存在问题,文秀问文娜原因,文娜也觉得年底的旺季,养殖场的收入不增反降很不合理。文娜提出公司管理太过随意,各分场各自为政,要个报表数据的都要不来。文秀把正民叫到家中商量对策,若是只查于得利,他肯定不服。正民给文秀建议,若要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在增资扩股前,必须在企业内部搞一次全方位的审计,重新理清资产和负债情况,借着这次审计,把于得利的事情搞清楚。审计结束之后,给所有的部门和分厂都立下统一的规矩,规范化管理。正民和文秀聊天时,云鹏过来给宏徳拜年看到正民,表情尴尬。宏德和文娜故意对云鹏热情,正民受到冷落离去。
梦想越走越近 第24集
于得利私下里找丽珠,要丽珠小心文秀,别着了她的道儿。查账时遇到什么问题手下留情,帮着他遮掩过去。丽珠的意思没做亏心事儿不怕鬼叫门。于得利见丽珠情理不通,眼珠一转又生一计,挑拨丽珠说文秀和家平两人早就勾搭上了,现在家平眼睛里只有文秀,上次家平冒着毁容的危险挡下大挂钟想泼文秀的白酒,就是最好的证据。丽珠听后,果然面显不快。丽珠和文娜到了生态养殖厂后,于得利热情地把丽珠和文娜请进办公室,说一会儿让会计把账本送过来。于得利离开后,迟迟不见有人来送账本。文娜急着找王会计,王会计不见踪影。文娜给于得利打电话,于得利关机。文娜找遍了整个养殖厂也没找到于得利和这里的会计。文娜回去问丽珠怎么办,丽珠的意思,既然找不到人,她俩干脆打道回府。文娜和丽珠意见不和,两人发生冲突。文娜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正民,向他请示下一步怎么办?正民提出,到银行索要对账单,先查养殖厂的账户。
梦想越走越近 第25集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文秀决定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赵家平看到丽珠日益鼓起的肚子,心中五味杂陈。于德利听说文秀要查公司所有的账目,当即强烈反对。听文秀第一个要查自己生态养殖场的账目,当即怕案而起,起身离开。文秀给于德利打电话,只要他不愿意配合查账,自己就免掉他生态养殖场的场长职务。
梦想越走越近 第26集
文秀只好让技术人员争分多秒地进行维修,然后把于德利请到了办公室。于德利面对这个严重的事实,坚持自己买来的都是新款制冷设备。周正民建议立即严肃处理于德利,文秀担心赵家平受到牵连,要再把赵家平的账目梳理一下。
梦想越走越近 第27集
于德利找人吓唬文秀,那人把文秀的额头咋得鲜血直流,周正民抓住那人,逼问得知此人受于德利指使。文秀得知是于德利所为,让周正民放了那人,毕竟自己对不起大姐在前。周正民只好拉着文秀到医院包扎,文秀提醒周正民这个事情不能对家中的人说,否则这个家的人很难和睦相处下去。
梦想越走越近 第28集
马三和赵五只提到三险一金,人家文秀答应给固定的工人出五险一金,不过马三和赵五等带头闹事的工人没有这种待遇,纷纷要求退出马三赵五的小团伙。马三把责任都归结到于德利身上,让他找文秀给自己找回五险一金。于德利在文秀办公室门口鬼鬼祟祟地张望,周正民让他干干脆脆地进来。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