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天第2季 18集全

主演:
导演:
类型:
地区:
年份: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集
把杰克赶去米格尔家的丽贝卡要接孩子们回家,到了地方,她先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净,然后再按响了喇叭。听到声音,三个孩子从同学家出来。上了车,敏感的凯特就感觉到不对劲。果然,丽贝卡开车来到一家小餐馆,杰克早已等候在那里。大家坐定后,丽贝卡和杰克开诚布公的告诉孩子们昨晚发生的事。听到父亲要去外面住几天,凯特最先控制不住情绪,愤怒的离桌而去。杰克能理解孩子们的感受,但要让丽贝卡平息怒火,还需要一段时间。分居之后,家里变得冷清许多。丽贝卡找各种话题,可孩子们就是闷声不响。杰克在米格尔家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丽贝卡的电话。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又来到比尔摩剧场。他愿意出钱让剧场老板请丽贝卡来演唱,但被剧场老板拒绝。不仅因为之后几个月都已排满,而且剧场也不接受个人演唱。杰克对自己很失望,生活的压力让他又开始酗酒。当丽贝卡敲响米格尔家大门时,他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他向丽贝卡坦白了自己的问题,想在米格尔家戒酒,然后再回家与妻子孩子们生活。但丽贝卡没有同意,家人有问题,就应当共同解决。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2集
杰克向丽贝卡承认了自己再次酗酒,所以才会情绪激动的殴打本。丽贝卡答应再给他一个机会,以前成功戒过一次,这次一定也能成功。而回想起前一次戒酒的经历,对杰克而言并不容易。除了工作之外,他要全身心投入到对子女的培养之中,要不就是用拳击训练压制酒精的诱惑。这一次,杰克没有向孩子们隐瞒,把自己的毛病一五一十告诉了凯特,凯文和兰德尔,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完美。家人要一起努力,帮助他走过最艰难的阶段。清早,凯文在摄制组配备的房车里细数着自己的腹肌。连续两周他每餐只吃定量的白味鸡胸肉,索菲不担心他的腹肌,反而是更担心他的营养问题。凯文抑制不住内心的紧张,今晚他将在电视剧《靓男保姆》第100集中回归,必须向观众展现完美的状态。索菲站在拍摄现场,学着网络视频里凯文对着现场观众大嚎大叫时的情景。那样子的确有点滑稽,凯文忍不住把当时情景又再现了一遍,恰好编剧凯西走了进来。这就很尴尬了,当时凯文怒斥凯西,然后是观众,最后辞职。再次相见,基本无话可说。一旁的索菲看到这场景忍俊不禁。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3集
整整三周过去了,杰克正处于戒酒最痛苦的阶段。每晚他都无法入睡,强迫自己的大脑不停的运转,想着应当如何反省,如何将自己从酗酒的泥潭中拔出来。丽贝卡也在努力的挽回这段婚姻,在雪莉的建议下,她打扮得漂漂亮亮与杰克重温浪漫时刻。丽贝卡带着杰克,开车来到他们最初约会的地方。就像那晚一样,在体育馆的停车场里,听着收音机里比利的歌曲。可杰克的反应破坏了浪漫的气氛,这个约会只能草草收场。其实杰克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浪漫,而是敞开心扉。一次发自肺腑的谈话,比什么都重要。凯特总是在暗中观察自己的父母,为他们的婚姻担心。没心没肺的凯文只想着泡妞,根本不关心家里的事。兰德尔则心事重重,前几天他偷偷给报社广告部发了邮件,寻找把自己遗弃在消防队门口的亲生父母。昨天他收到了回音,信中的母亲想与他见面。凯文和凯特陪着兰德尔来到见面地点,但来的却是个白人妇女。从她的一言一行就能看得出是个骗子,只是为了从兰德尔手里骗些钱,好满足她的毒瘾。兰德尔都没兴趣听她讲完,从长椅上站起身漠然离去。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4集
感恩节前夕又恰逢大雪,杰克一家打算租些电影回去,以打发时间。兰德尔没心思选电影,只想着尽快完成手里的试验,好参加三周后就要举行的科学竞赛。凯文听到"科学竞赛"这几个字就大发脾气,自己喜欢的电影被人租走了也大喊大叫。丽贝卡感觉不对劲,一摸他的额头才知道出了事。诊所里,医生确诊凯文在发水痘。杰克和丽贝卡小时候得过倒也不担心,不过医生建议三个孩子一起出水痘。否则等到成年,相对儿童时期就会严重得多。大冬天反正也没处去,凯文,凯特,兰德尔关在家里,准备出水痘。孩子们的事就已经够头痛了,没想到丽贝卡的母亲听说后,在落雪之前赶了过来。老妈一来,就开始指手画脚,丽贝卡头都大了。屋外开始下雪,想让母亲离开已经不可能了。而且母亲对兰德尔的态度,相较于凯文和凯特,明显疏远了许多。更不幸的是,杰克也感染了。他很可能把小时候的麻疹当成了水痘,结果丽贝卡只有忍受着老妈不停的唠叨,接受老妈的帮忙。可老妈不经意间表现出的种族歧视,让丽贝卡忍无可忍,明确要求母亲在雪停后立即离开。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5集
为了让凯文和兰德尔更好的相处,杰克决定带两个男孩子去野外露营。可当杰克开车带着孩子们前往营地后,疗养院打来电话,杰克的父亲快不行了。丽贝卡立刻打给营地值班站,给杰克留了言。她知道杰克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希望杰克告诉她该怎么办。一直没等到杰克的回电,丽贝卡只好带着凯特来到疗养院。她从没见到过杰克的父亲,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皮尔森先生时,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会,杰克已搭好帐篷,正和兰德尔烧烤。凯文则躺在帐篷里,只顾打着游戏机。他无意中看到兰德尔压在枕头下的笔记本,翻开来,里面写着应当如何与凯文相处。一辆护森员的车子开了过来,车上的对讲机正在与焦急的丽贝卡通话。杰克接过对讲机,疗养院里的丽贝卡听到杰克的声音总算舒了口气。听到父亲肝硬化时日无多,杰克心肠一硬,他要陪着儿子。当他回到篝火旁时,惊讶的看到凯文坐在兰德尔身边烤着棉花糖。看来这次露营的收获不小,达到了预期目的。凯文靠着止痛药强撑着完成了所有拍摄工作。回到纽约,他先住在了兰德尔家。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6集
1990年的万圣节,兰德尔为了得到最多的糖果,专门绘制了张"不给糖果就捣蛋"的路线图。凯文无法理解兰德尔的意思,无助的望向老妈。丽贝卡也不知道兰德尔为何要如此较真,只好听之任之。她为孩子们准备了万圣节要用的服装,可凯特吵着闹着要装扮另一个角色。加班回来的杰克想都没想就答应凯特的请求,这让丽贝卡有些不满。丽贝卡觉得杰克对凯特太溺爱,然而她对兰德尔又何尝不是这样。凯特如愿穿上黄色毛衣扮演她最喜欢的桑迪角色,兰德尔的地图却遭到凯文和凯特的强烈反对。为了不让兰德尔失望,杰克和丽贝卡只好分头行事。丽贝卡和兰德尔沿着地图走,杰克则带着凯文,凯特去鬼屋。丽贝卡有意识的打乱兰德尔的行进计划,增加了一个地图上没有的地点。即使兰德尔再不情愿,丽贝卡都要求他必须去。可正是这个安排出了问题,兰德尔在母亲的要求下来到拉森家门前,没想到拉森夫妇无意中说出了凯尔的事。兰德尔这才确定自己只是父母第三个孩子的替代品,由此产生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7集
在申请收养兰德尔后,杰克和丽贝卡要接受社工宝拉随时的突击家访。宝拉对几次检查的结果很满意,她会向法官提交申请材料和推荐信。之后的程序是走走形式,然后就完成了收养程序。可事情并不像宝拉所说的那么容易。法官还有些疑问,因为宝拉没有到庭,收养事宜的审理将推迟三周进行。在法庭外,杰克和丽贝卡碰到了法官。按规定,法官不允许在法庭外与当事人接触。看到杰克和丽贝卡恳切的眼神,法官破例说出了他的想法。法官认为兰德尔不适合由白人家庭收养,应当去一个黑人家庭,这样兰德尔才能学会黑人文化里所特有的一些东西。倔强的丽贝卡不同意法官的观点,她写了封态度坚决的信并附上了与兰德尔的全家福。漫长的三周之后,杰克和丽贝卡又来到法院。之前的法官已申请回避,转由新法官审理。他们终于如愿获得收养批准,正式成为兰德尔的父母。而此时,相继失去母亲和女友的威廉却因购买毒品被捕,生活潦倒,连保释金都付不出。法官对从无前科,无任何违章记录的威廉很失望,然而威廉对自己更加失望。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8集
兰德尔的成绩优异,申请哈佛大学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凯特似乎不想读大学,倒也省事。杰克和丽贝卡现在最关心的是凯文上大学的问题。因橄榄球技术出众,匹兹堡大学有意录取凯文,这是他难得的机会。晚上匹兹堡大学的沃特英教练要来面试,杰克和丽贝卡做了精心的准备,生怕出现意外。可万万没想到,事情全砸在凯文冷淡的态度上。沃特英教练告辞后,面对着父亲的怒火,凯文毫不在乎。但当他在深夜看到父亲双膝跪地向上帝祈祷时,凯文只觉得内心一阵酸楚。第二天,杰克要陪兰德尔参观哈佛大学,不能观看凯文的比赛。而那场比赛却成了凯文最后一场比赛,膝盖遭到严重撞击,让他再也无法重返球场。跟索菲第二次分手后,凯文完全沉浸到止痛药和酒精给予他的颓废生活之中。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出酒店房间的门,连高中母校邀请他出席返校日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甚至都不清楚今天到底是几号。在麦金利高中打来电话确认后,他才想起这事,启程前往老家东海岸的匹兹堡。出了机场,他特地绕道来到曾经的家。烧焦的房子已翻修一新,住进了新的主人。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9集
怀孕后的凯特一扫之前的忧郁,积极乐观的养胎保健,定时服用各种有利于胎儿的维生素。在首次产检前,还一一列出自己想了解的问题,生怕有遗漏。问题已经详尽到产后的事项,托比在一旁不禁开起了玩笑,觉得凯特太过谨慎。可再怎么小心,不幸还是发生了。凯特在浴室里滑倒,肚子里的孩子流产。虽然医生尽力安慰,只需要短暂的休息,四周后便可以再次尝试怀孕。但凯特难掩心中的悲痛,出院回家后,把为孩子准备的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她穿上大红礼服,抹上口红涂上眼影,还自己叫了车,要参加一小时后在酒店的彩排。以前父母总是照顾兰德尔多一点,凯文又是学校里的明星,她就显得那么不起眼。所以向来自己照顾自己的凯特相信她能像以前一样,挺这个令人痛苦的时刻。托比看在眼里,很为她担心。托比收到快递公司的消息,预订的婴儿浴缸即将送达。凯特就是在量自家浴缸尺寸,看看能否放进婴儿浴缸时滑倒。托比绝不能让凯特再受到刺激,他马上开车赶到配送中心,从上千件快递包裹中找到婴儿浴缸,随手就送给了仓库的工作人员。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0集
与贪玩的苔丝和安妮不同,黛佳临睡前还在准备要在学校里展示的教学内容。她选的是光合作用,所以培养了几盆植物,还要把课本上枯燥的单词记在脑子里。兰德尔用自己的幽默方式鼓励黛佳,只是他的笑话有点冷,没人能理解得了。他很高兴看到黛佳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或许现在会被人嘲笑为书呆子,但以后那些人就会明白自己错了。楼下传来吵闹声,是贝丝阻止要闯进来的肖娜。检方撤销了对肖娜的指控,从监狱一出来,肖娜就来找女儿。可黛佳的态度让她大为惊讶,在见到母亲无罪释放的欢喜之余,黛佳仍保持着应有的理性。回到肖娜身边需要社工琳达的同意,在琳达打电话之前,黛佳希望母亲先回家等候消息,不要在这无理取闹。兰德尔和贝丝对黛佳能这样处理问题感到很欣慰,但他们也要接受另一个现实,黛佳可能很快就会离开。第二天琳达在检查了肖娜的住处后来到兰德尔家。她很遗憾的提前通知兰德尔,肖娜住所的检查结果符合养育子女的条件。所以在下午的聆讯会上,她会向法官建议将黛佳的监护权返还给肖娜。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1集
杰克下班一回到家就宣布了大事件,他向同事借了间湖边木屋,下周全家可以去度假。而且木屋的所在地离凯文橄榄球队的训练场不远,周末可以把凯文接来一起过周末。这个好消息让凯特和兰德尔欢天喜地,倒是让丽贝卡有些不太高兴。每次的好事都是由杰克来宣布,丽贝卡总觉得自己像是个不近人情的母亲。只不过这次湖边的周末并没有杰克和丽贝卡预想的那么美好。把凯文接来后,凯特兴奋的要在晚上起篝火,然后烤棉花糖。本来很正常的度假节目,丽贝卡却因担心凯特的体重,暗暗叫杰克陪着女儿多运动。于是乎,杰克和凯文玩着橄榄球时,硬要拉着凯特。等凯特发觉父亲的目的后,愤怒的离去。结果父亲跑去哄生气的女儿,母亲陪着兰德尔看书,唯独丢下了凯文。二十多年后,全家再次聚集到了湖边的一所大院。这次不是度假,还是来探望戒毒所里的凯文。在酒驾听证会上被法官裁定送往戒毒所的凯文已经隔离外界一个多月了,这当然是戒毒所需的必要程序,大家也是应戒毒所的要求来为凯文打气加油。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2集
在戒毒中心的会面让凯文很内疚,自己口不择言的行为深深伤害到了母亲。为此结束戒瘾治疗后,凯文就来到丽贝卡和米格尔的家,希望能弥补与母亲之间的创伤。记得小时候,父母很喜欢一家人到商场购物,凯文的第一套西装就是在腿受伤后和父亲一起在商场里购买的。当时一家人都在,现在父亲已逝。本想和母亲去杂货店购物,回味当年的生活,米格尔却拎不清的跟了过来。凯文推着购物车和母亲说说笑笑时,米格尔时不时出现。每次米格尔出现,母亲就会收起笑容。凯文忍不住在母亲结账离开时指责米格尔有意讨好母亲,可米格尔的回答却让他很意外。米格尔并非是想陪着丽贝卡大献殷勤,而是为了保护丽贝卡,防止戒毒中心那一幕再次发生。米格尔的话让凯文若有所思。在他心里,米格尔永远替代不了父亲的地位,可自己从未考虑过母亲的想法。晚上,他来到客厅,看到母亲依偎在米格尔怀里开心的看着电视节目。可一见到凯文,她马上端正坐姿。凯文明白了,米格尔能像父亲杰克一样照顾好母亲。而母亲只是顾及到他的感受,才在他面前有意疏远米格尔。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3集
又到了一年一度超级碗大赛,子女们都在填写大学申请的时间里,今年可能是最后一次和孩子们观看比赛的机会了。丽贝卡一大早就制作了各种小吃,为比赛做准备。杰克却坐在被窝里翻着报纸,仔细查看房产信息。想单独创业的想法固然好,不过骑驴找马,边工作边做几次房产买卖,熟悉下市场环境,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安排。从床上爬起来,最先得到的消息就是凯特的面试结果到了。好消息是进入了最后一轮筛选,不过校方要求能提供一首原创歌曲作品。创作歌曲不成问题,但凯特对自己的相貌没有什么信心,所以拒绝了父亲拍摄录像的建议。当她对着镜子唱歌录音时,从倒影中意外看到父亲拿着录像机。当时虽然有些气愤,可事后想想只有不断的尝试才会有新的发现,给校方送盘录像也未尝不可。兰德尔的成绩优异,不用担心入学申请的事,而是沉浸在与新女友艾薇森的热恋之中。最烦心的应当就是凯文了,受伤的膝盖让他无法再打橄榄球,也就失去了进入大学的机会。现在凯文只能进社区大学,而索菲却如愿进入了纽约大学。这天壤之别,让这对小情侣不得不面对分居两地的处境。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4集
今天是超级碗的决赛日,在全民共欢的时刻,难掩丽贝卡心中的悲痛。二十年前的今天,杰克在熟睡中惊醒,他睁眼看到烟从门缝里涌了进来,急忙叫醒睡在身边的丽贝卡。此时大火已蔓延到二楼,杰克打开房门呼喊着凯特和兰德尔的名字。幸好孩子们还算安全,杰克冒着烈火将两个孩子接到自己的卧室,然后四个人爬出窗户。兰德尔,凯特和丽贝卡先后抓着被单落到了地面,此时凯特想起小狗路易还在房间里。为了不让女儿伤心,杰克不顾丽贝卡劝阻,返身从窗户爬进了屋内。不一会火舌从窗户里窜了出来,屋外的三人痛苦的呼喊着,害怕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丈夫,父亲。从前门传来声响,丽贝卡惊喜的看到杰克一手抱着路易,一手拎着包袱冲出了火场。大家喜极而泣,抱着杰克不愿撒手。包袱里是全家人最珍贵的记忆,相册,录像带,这在杰克眼里是不可替代的财富。消防车和救护车相继赶来。杰克的手臂有烫伤需送医治疗,丽贝卡将孩子们送到米格尔家暂时安置,顺便让他们联系还在索菲家过夜的凯文。安顿好孩子,丽贝卡赶到了医院。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5集
追悼会两个小时后就要开始了,丽贝卡坐在车里,不耐烦的按响了喇叭,催促着房间里的孩子们。说起这辆车,它可承载着很多回忆。现在想来,丽贝卡不由得黯然神伤。记得当初去车行时,杰克和丽贝卡只是打算买辆便宜的二手车,毕竟要抚养三个孩子并不容易。当看到展厅里这辆足够宽敞又结实耐用的瓦格尼尔车后,杰克便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平平安安。即使这辆车再贵,他都想方设法买了下来。让丽贝卡印象最深的就是某年的冬天,她感觉时常头晕,医生不排除脑瘤的可能。在做完核磁共振焦急等待结果时,杰克开车把丽贝卡接到自己最喜欢的树前。他尽量开导着丽贝卡,安抚着丽贝卡的情绪。身上的BB机响起,丽贝卡立刻跑到最近的公用电话,拨打了过去。医院传来好消息,头晕只是耳朵的问题,并非脑瘤。如释重负的杰克这才告诉丽贝卡,选择这颗树只是因为它离公用电话最近。不过从那以后,它的确成了杰克最喜欢的幸运树。杰克相信丽贝卡一定能长命百岁,回到车上,他嘱托丽贝卡,以后不要把他葬在地下。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6集
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杰克和丽贝卡都会费尽心思为对方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随着孩子们的出生长大,丽贝卡的热情也越来越淡,不想再费这个精力,最好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平平淡淡的度过。深爱着妻子的杰克当然不会违背丽贝卡的意思,可孩子们却不愿意,他们要为父母亲筹办一场纪念日派对。一大早,凯文就自己张罗着为晚餐做一份母亲最想吃的童子鸡。凯特则跟着兰德尔去图书馆找些研究资料,送两个孩子去图书馆的丽贝卡都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打着什么鬼主意。让孩子们筹备纪念日比自己想着送什么礼物还要费神,总算挨到了晚饭时刻,凯文从烤箱里端出来一盆还没加热的童子鸡,原来是杰克忘了打开电源。索菲的父母因为离婚,所以不再庆祝结婚纪念日。凯文想当然的认为没有了纪念日晚餐父母也会离婚,急得流下了眼泪。听到父母亲保证不会离婚,凯文才破涕为笑和凯特,兰德尔一起回房睡觉。杰克和丽贝卡这才明白,原来孩子们想的是这事。收拾好餐桌上的剩饭后,杰克和丽贝卡手牵着手回到二楼卧室,惊讶的看到一串彩灯指引着他们走向窗户。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7集
肖娜生下黛佳时才16岁,自己还是个孩子的她根本就没有做母亲的准备。还好有外祖母的悉心照顾,黛佳在无忧无虑中度过了幼年时代。可外祖母不可能永远陪伴在她的身边,突发的心脏病奔走了外祖母,年仅五岁的黛佳就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在其他小孩还在父母的关爱下成长时,黛佳就要学会为母亲做早饭,学会查看家里的水电账单。这一天,是肖娜的生日。黛佳放学回来,要为母亲做份简单的晚餐庆祝。用罐头刀割开罐头时,不慎划破了手掌,鲜血不停的涌了出来。黛佳慌忙用毛巾裹住伤口,打电话给母亲却根本打不通。她独自跑到医院求助,医生对伤口进行处理包扎后,与儿童保护机构取得了联系。社工琳达来到医院,询问了详细情况。这时肖娜才慌慌张张的来到医院,身上还散发着浓烈的酒气。不论肖娜如何解释,琳达都暂时取消了她的监护权。此后的检查中,肖娜被查出毒品阳性。强制戒毒期间,黛佳被送到寄养家庭。那就像个大溶炉,黛佳接触到了各种人,也学会了忍耐。从一家搬到另一家,不知辗转了多少个家庭后,黛佳终于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第18集
明天就是凯特与托比的婚礼了。凯特特意选在度假小屋举行婚礼,为了纪念父亲,她打算在宾客签字簿旁摆放父亲的骨灰坛,还想把父亲最喜欢的T恤缝在婚纱上。这看起来是有些怪异,但凯特不在乎。整个婚礼都是凯文和兰德尔两个兄弟在忙前忙后的准备,凯特和托比基本不用操心。托比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去机场接自己的父母,那两人离婚后,见面就吵,让托比很头疼。凯文已经在婚礼现场,布置明天要用的桌椅。兰德尔则还在家往袋子里分装要赠送给宾客们的礼物,贝丝在一旁很激动,因为就能看到多年未见的表妹佐伊,苔丝和安妮也很期待参加明天的婚礼,只有黛佳毫不关心,甚至表现出厌烦。自从听到母亲主动向法官要求撤诉一切监护权,黛佳就变得有些愤世嫉俗,似乎怨恨所有的人。兰德尔有些担心,黛佳的叛逆情绪这一辈子都无法化解。兰德尔到度假小屋时,天色已黑。他把妻子和孩子们先安置在酒店,自己开车把礼物送来。这时传来凯特焦躁的声音,行李箱里找不到父亲的T恤,出发前明明让托比打包的。安慰好妹妹,凯文和兰德尔赶紧打电话给托比。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