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海 41集全

主演:
李健韩宇辰林江国
导演:
祝东宁
类型:
电视剧 剧情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9
义海 第1集
上世纪三十年代,各派军阀名义上归于南京政府,实则各自为政频频混战,加之日寇犯境,导致国局动荡烽烟四起。为景瑞麟大帅为首的军阀占据,黑道势力顾朗森为其辅佐而雄霸一方的江东六省……五合堂堂主白守福突然被杀,多方证据显示市井混混名字既为杀害堂主的凶手,就在大家纷纷质疑名字的同时凶手已被警察局长祁亚平所收押,而在军阀之家的景世琛和黑道世家掌权人顾兆礼也同时相继出现在凶案现场,并极力为凶手名字作保,而名字却在狱中享受着自己的最后一餐并与狱警玩起了赌博。
义海 第2集
十五年前,顾朗森的五合公烟馆在众人将巨大招牌红布拉下的热闹气氛中亮于人前,中年顾朗森带着全家在门口迎接着从各方前来道贺的宾客名流,年少的顾兆礼和顾兆志在旁边玩游戏。不时,景瑞麟带着年少的景世琛到来,景少爷立刻要找顾兆礼带他玩儿,随即顾兆礼扔下了弟弟和景世琛玩起了捉迷藏,然而两位不谙世事的小少爷却被人贩子绑走了。 人贩窟里一位穿着破烂不堪,满身是伤的小少年名字拿出一根铁棍开始对着锁眼乱捅后,锁真的就开了,在名字刚要走的时候两位小少爷央求带他们一起走,顾兆礼脖子上带着的金坠子作为起交换条件,随后名字给二人松绑,尾随着名字默默的超外面爬去。
义海 第3集
童念母亲留给自己得玉坠被抽大烟父亲抢走换钱,童念在后面不停地追赶哭喊,而这一幕被正在街边留待的景世琛撞见,原以为有人遭贼于是将伸脚一拌,将劈头散发得童建业压在了地上,追上来的童念抢下坠子检查有无破损,而看见玉坠得景世琛愣住了,难道她就是那年救他们的小女孩?景世琛将看到救命恩人的事情告诉名字,让名字来寻找童念。顾朗森一直对于五合堂堂主白守福的死持怀疑态度,总觉得死得太蹊跷,与顾兆礼计划借这步棋来重整山河,拿回柳四爷,白守福,孔呈详和戚元甫四个人手下的产业,顾兆礼深知父亲的计划,严重似乎已经有了谋略。
义海 第4集
名字被顾兆志抓进仓库打得的浑身是伤,逼问他到底是不是顾兆礼亲手杀的白守福,名字要求松绑后就说,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靠近顾兆志道出杀白守福的凶手其实就是自己,众人将名字瞬时围起来一顿暴打,顾兆志一脸阴谋之相的看着。景世琛和顾兆礼发现名字失踪了,顾兆礼若有所思的盯着景世琛说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名字,景世琛很差异。而这个人其实就是景世琛的父亲,景瑞麟大帅。顾朗森和堂中所有人济济一堂,顾兆志绑着名字站在五合堂中,指着已经被打得不成人行的名字说他就是杀害白守福的凶手。众人拎起耳朵,顾兆志话还未说完,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只见景瑞麟带着景世琛和顾兆礼走进来。
义海 第5集
童念站在当铺前,伸手紧紧抓住了胸前的坠子,掌柜的拿着坠子看着说就值一块大洋,童念咬着嘴唇说这是我娘当年的嫁妆就值这么点钱,但转念一想还是当了,紧跟着景世琛便走进当铺赎回了玉坠。顾兆礼名正言顺的坐在了堂下的一张椅子上,在堂上了抛出了一个计划和堂上的各位商讨,"全名博彩"的计划受到大家一致认同,每张字彩票仅需两个铜板,人人买得起,人人都有发财梦,做到全名博彩。博彩堂内聚集众多民众,台上正在开采,人气极旺,台下有人中彩,众人喝彩欢呼,画面很是热闹非凡,一时间博彩堂火了起来。童念请景世琛吃面,为保当是救命之恩,并说以后可以免费吃面
义海 第6集
童念问景世琛自己当掉的坠子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景世琛说看到有人再买觉得眼熟就买过来了,童念说自己攒够钱会自己赎回来劳烦景世琛受累保管,景世琛连连点头同意并将坠子握在手里,格外珍惜。桌上滚着热腾腾的火锅,三人围坐桌前,景世琛说父亲要一直试图让自己去剿天险上的土匪,名字顺势想到可能是因为柳四爷的那批烟土,景世琛听到烟土瞪大眼睛质问顾兆礼不是不碰烟土生意么?名字马上解释说大哥的意思其实是借这批烟土被劫的事情把柳四爷拉下来,这样烟土生意到大哥受伤就能随意摆布,随即实行灭烟计划了。而大哥一石二鸟的计划不仅可以拉下柳四爷还可以帮景世琛在军营立威力。
义海 第7集
景世琛魂不守舍的走到了童念的面摊,看着童念的眼睛,眼中流露真情,对童念说出了我喜欢你。原来景世琛怕在做危险的事情之前来不及说明自己的心意,会是他的遗憾,一脸的真诚让童念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景世琛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坠子,当在童念面前离开,而童念叫住了景世琛把坠子递给了他并说坠子是可以保平安的,等他平安回来了再还给你自己。洪日进收到一封信写到:明日午时,天仙山土匪城门大开,欲要剿匪攻城,此乃最佳时机!对于蹊跷到到来的这封信洪日进和乌兰齐一直都在怀疑,两人所有所思的计谋着一试便知的计划。
义海 第8集
乌兰齐的人趁夜将茅草屋悄悄团团围住,洪日进走过来盯着茅草屋确定景世琛在里面的消息,在旁边的三儿满脸是血,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但三儿突然挣脱两人朝着茅草屋大喊名字哥快跑,话音没落三儿倒地身亡。伴随这三儿的叫声的一声突兀的枪声,本来闭眼休息的三兄弟同时惊慌的睁开里眼睛。三个人安静,惊世突然拿起枪冲着外面一枪就撂倒了一个兵。外面在洪日进一声令下,双方就在夜色笼罩下的山上展开了枪战。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洪日进一脸奸诈的说放火,把他们逼出来。名字被坍塌的房梁砸晕过去,被压在房梁下昏死了过去,顾兆礼背着景世琛冲出了火海。
义海 第9集
上世纪20年代军阀混战,烽烟四起,时局动荡。以掌管军队的景瑞麟为首,黑道头目顾朗森为辅的黑白两股势力控制了江东六省。两家后生景世琛和顾兆礼从小惺惺相惜,却不幸在一次意外中一同被人贩子拐至人贩窟,结识了小叫花子名字,三人逃出升天对月结义。数年后,老大顾兆礼成为黑道掌门人,老二景世琛也子承父业,老三名字靠买卖情报为生,三人相互扶持。
义海 第10集
名字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来到了封安,倾盆大雨的夜晚,他不知道哪里可以去。 倾盆大雨的夜晚名字像个死人一样瘫倒在破庙里,眼神绝望的看着关老爷,他嘶吼着打烂东西,眼神犀利的让人生畏。"我就这么死了?在他们两个眼里,我到底算什么?说明是义?" 顾兆礼背信弃义大开烟馆,景世琛风风光光继续做他的军阀少爷,凭什么?一系列的疑问回荡在名字的脑海里 。说到这里,绝望眼睛里汨汨泪水倾巢而出,手紧紧的攥着拳头,一副绝望的样子躺在庙里的地板上。童念跪在童建业的坟前,身上被雨水浇透满是悲怆。顾兆礼打着伞出现在童念身后,默默走过去将伞撑到了童念头上。
义海 第11集
战火纷飞,硝烟荏苒,景世琛带着部队冲锋在前杀红了眼,此刻景世琛俨然不是那个潇洒自在的少爷了,活脱脱一个骁勇善战的勇士,他不顾危险的冲在最前面,勇闯天涯的感觉。在他还未走进指挥部,顾筱阳就腾的一下从凳子上蹦起来,笑嘻嘻地看着景世琛,原来她是来上战场的,口口声说自己会做沙盘,留洋的时候学过好多。 童念低头煮着面,一个身影出现在面摊,童年抬头看到脸顾兆礼坐在了桌前。顾兆礼貌,一饮而尽桌上的酒,眼中有说不出的落寞,征求童念的时间后向她讲述了关于三个兄弟的故事。
义海 第12集
名字喝着酒,回想起三人在一起的时光。第二天何醒找到了喝醉坐在街上的名字,名字给何醒讲述了他们三兄弟以前的事情,在回去的时候,碰到了码头上的那些恶霸,被打倒在地下。景世琛打了胜仗回来,看见伍老虎在拜访父亲,顾兆礼知道了妹妹去参军很生气。景世琛和顾兆礼坐在名字小茅屋的桌前,景世琛眼神直直地盯着名字的牌位,顾兆礼也迟迟不开口说话,两人就这么莫名的沉默着。景世琛道出突然决定上前线的原因是为了给名字报仇要杀了洪日进,最后告诉顾兆礼让顾筱阳离他远一点,不想伤害他。
义海 第13集
顾筱阳在大帅府门口溜溜达达的等着景世琛,而另一边顾兆志带着几个山贼躲在角落里观察着顾筱阳的一举一动,等了好久无果,顾筱阳便溜达到了童念的面摊前。顾筱阳在面摊滔滔不绝的叨叨着,童念眼神却有些差异的盯着顾筱阳身后,原来几个山贼站在他两的身后,还没等说话,山贼们逼近上来,带走落顾筱阳和童念。而躲在暗处的顾兆志嘴角轻轻上扬。顾兆礼看着手中的勒索信眼神愤怒,而顾兆志躲在门口,听到房间里面的谈话,然后默默离开。顾兆礼独自开着车缓缓的行驶在上山的路上,车上放着装着属金的皮箱,他边开车便观察山路的情景,一切都万无一失。
义海 第14集
顾兆志拿着枪和顾兆礼面对面站着,丧心病狂的对顾兆礼说今天要杀死他,让他死的悄无声息,说话间顾兆志将手枪上膛,顾兆礼闭上了眼睛。正在这时,一声枪响震彻山林,原来顾筱阳和景世琛带着一对官兵围了上来,顾兆礼突然抢过顾兆志的抢,对准了顾兆志的脑袋,顾兆志一脸的不可置信。名字在军营里默不作声的擦着抢,突然班长走过来让他把一封信送到司令府,来到司令府门前一大批学生正在进行反对内战的运动,一排士兵端着枪站在门口,形式剑拔弩张。名字拿着信走进司令府,远远的看到洪若秋从门廊走了过去,名字瞬间愣住了,询问了下人才知道原来曾经救他的是司令洪日进的女儿,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
义海 第15集
童念悉心的熬着鸡汤,还趁间隙功夫做了几道小菜,顾兆礼喝的津津有味,然后开始吃童念做的菜,边吃边说好。接下来的日子童念每天都来送鸡汤,顾兆礼拉着童念的手说以后他每天去找童念。司令府门口张灯结彩,门口贴着大喜字,整条大街都洋溢着喜气的气氛。而一身喜服的洪若秋却眼神如死灰一般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端正的坐在那里,沉默的让人心疼。洪日进一袭整齐的军装坐在堂上,洪若秋缓缓跪下,深深的向父亲磕头,洪日进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复杂,嫁女的哀愁流露殆尽。
义海 第16集
洪日进坐着,名字谈定的站在那儿,两人久久不能对视。名字坦言救小姐是为了接近司令,而接近司令是为了让司令信任自己,有一个借机报仇的机会,而自己的仇人正式江东的景世琛喝顾兆礼。名字重提当时天险山剿匪事件,提醒洪日进缴获的那批烟土玩完全可以解决司令现在的军饷匮乏问题,并称自己可以帮司令将这批压在手里的烟土消出去,这样不仅可以丰足军饷还可以打击景家的势力。名字身着素妆,带着沿儿帽出现在孔家佛堂,孔震大惊。名字告诉孔震,他爹孔呈详其实死在顾兆礼的计划当中。
义海 第17集
景世琛来到童念约见的地方,发现原来是顾筱阳约见的他,顾筱阳告诉景世琛,童念喜欢的是顾兆礼,景世琛知道后,去找顾兆礼理论,两人的矛盾越来越深。景世琛带着无限的悲凉来找童念,阻止童念和顾兆礼在一起,并说顾兆礼不是那么简单,不能和他在一起,说着拽住童念,紧紧握着她的双肩,眼神坚定。被说急的童念使劲挣扎并警告景世琛你们的恩怨都和我无关,你不需要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而景世琛大喊一句你是我心爱的女人让童念害怕似的步步后退,说完便转身离开,剩下童念一个人站在那儿,若有所思。
义海 第18集
景世琛带兵来到顾兆礼的烟馆剿烟,顾兆礼带着一帮人风风火火的赶到药房,只见杨房门口被一对军队为得水泄不通,冲进药房发现大堂里全是鸦片药膏以及被打碎的烟枪,一切都狼藉不堪。每多一会就看见景世琛带兵拎着几个大烟鬼从里面出来,景世琛高高在上样子说绝不允许有人在这儿私设烟馆,贩卖大烟,坑害百姓,说着拿出火柴点燃了面前的药膏。顾兆礼举着枪看着这一切,两个人中间药膏熊熊燃烧,二人隔着火焰对望,眼神里都映出火光。
义海 第19集
顾筱阳因为景世琛的事情,每天郁郁寡欢的,顾兆礼看着自己的妹妹这样,就想着把妹妹嫁给景世琛。顾兆礼跟爹说了这件事情以后,就找景大帅说这门亲事。为了做成这件事情,顾兆礼设下陷阱,故意让童念约景世琛吃饭。景世琛面对一桌子家常菜有些目瞪口呆,童念端上最后一道菜然后坐了下来。童念给自己和景世琛倒酒,两人一饮而尽,慢慢的酒劲上来了,有点晕晕乎乎的。在另外一边的顾兆礼看了眼手上的表起身朝童念家走了进去,眼神谈定,没有丝毫情绪的样子。转眼,景世琛和童念已经被双双放在了床上,顾兆礼面容冷酷的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两个人,突然拽走了童念胸前的坠子,看着坠子,若有所思。
义海 第20集
街市繁华,一片喧嚣,生气勃勃……景瑞麟一袭正装,很是开心的样子,没一会儿,景世琛身穿军装英姿挺拔的出来嚷嚷着要去接亲,哪知父亲却说不能去结亲要留下来招待客人,已经派人再结亲的路上了。伴随着喜庆的音乐,新娘被搀着上礼花轿,大批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顾朗森和顾兆礼站在门看着远去的队伍心中各有惆怅。景世琛握着新娘的手心中感概万千,喜乐高声扬起,大家欢呼雀跃。就在景世琛搀着新娘往里走的一瞬间,竟然看到看人群中渺小的童念的脸庞,这一刻,景世琛的世界静止了。
义海 第21集
此刻的名字正在战场上厮杀,眼睛里全然没有了昔日的温润如玉全是杀气,他招招下杀手像一头疯狂的野兽一般令人畏惧。浑身是血的名字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突然接到司令命令让他即刻回去,原来是洪若秋央求父亲调名字回来保护她去别苑画画。洪若秋支着画架远远的在作画,心情很好的样子。这边,名字背着手在附近瞎溜达,突然就听到山拗处有女人呼救的声音,名字二话没说身手利索的跑了过去,结果发现被救的女人是顾筱阳。顾筱阳醒来后洪若秋告诉他救她的人已经回奉安了,让她好好养伤,但顾筱阳因为昨晚滚下山的时候把盘缠都弄丢了,所以问洪若秋借盘缠。
义海 第22集
名字告诉乌兰齐司令同意了要夜袭景瑞麟军的计划,乌兰齐莫名奇妙的看着名字,名字却一脸谈定。随即名字一口气说完了一整套计划,乌兰齐整个人愣在那里,似乎被名字的智慧和大度打动了。名字带着一小队人窝在不远处的墙角,仔细地盯着军火库内部的动静,而另一边乌兰齐的军队已经袭击了西城楼。得到消息的景世琛主动申请带兵出战。这时,名字和几个人悄悄躲开景家军的人藏于暗处,把定时炸弹放在了景家军火库。不一会儿,军火库轰鸣一身,不断地开始爆炸,爆炸声震天,火焰照亮了整个江东的天空,场面十分壮观。伴随着军火库方向的爆炸声,景世琛愣在那里,才知道是中了洪日进的圈套。
义海 第23集
两人在顾家大厅展开了殊死搏斗,就在顾兆礼被景世琛制服的时候,顾朗森带着人出现了,殊不知,顾朗森中枪了。顾兆礼正准备开枪杀景世琛的时候,景大帅带兵来救景世琛。顾朗森死之前把五合堂掌权人的位置传给了顾兆礼。顾兆礼跪在顾朗森的坟前,童念站在旁边看着顾兆礼,眼神里有些悲悯。童念告诉顾兆礼过来就是想跟他说,一切都是意外请不要责备自己,一番话瞬间戳到了顾兆礼的心底深处,严重似有泪光。童念似乎最能戳中顾兆礼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包括童念的眼神,爱恋,悲悯,似乎跟他感同身受。顾兆礼突然抱住了童念,紧紧的抱着,轻轻地说着别走,童念瞬间留下了眼泪。
义海 第24集
顾兆志召集所有五合堂的人,商讨五合堂的接管权,顾兆礼把爹死之前的佛珠拿了出来,坐上了掌权人的位置。随后顾兆礼把顾兆志娘俩赶出了顾家,把童念接到了顾家。此时顾筱阳正在学校里学习,她被徐指导的演讲所感染。顾兆礼眼神深邃锐利的坐在堂中,身后一个手下持枪站着,孔震被打得七荤八素的倒在堂中被顾兆礼逼问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手下的人将枪口死死的对准了孔震,杀气逼人。孔震不知道的回复让顾兆礼气急败还,眼神凶神恶煞的朝下手摆摆手说杀了孔震。
义海 第25集
顾兆礼坐在顾朗森的位子上,以戚元甫为首的各个大小堂主座于堂下,顾兆志站在那里,堂内安静的有点诡异,不一会儿,柳四爷稳若泰山的走了进来,只见他神情冷静,进来就朝着顾兆礼和周围的兄弟拱手作揖,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柳四爷在堂上道出顾兆礼设计陷害孔呈祥贪赃,用街边小喽啰指证孔爷杀白守福,做实罪名当场杀了孔呈祥,顺势拿出顾老当时在四个堂主面前立下的遗嘱,如若哪天顾老驾鹤西去,五合堂的掌权人必定从长子顾兆礼和次子顾兆志之间产生,具体大权归谁所得,需要四个长老叔伯商议决定。而此时的顾兆礼一下愣了,双拳紧握,看着一纸遗属,双手有些颤抖,眼神凝重眉头紧蹙。
义海 第26集
就在景世琛转身要走,童念脸色突然变了,变的刚毅,谈定,大喊我怀了顾兆礼的孩子。景世琛不可置信的看着童念,愣在那里呆若木鸡,看着童念的眼神,不知所措。景世琛答应童念帮她救出顾兆礼,景世琛以要杀顾兆礼的名义,从顾兆志手里救出了顾兆礼,并告诉顾兆礼,童念怀了他的孩子,希望他以后好好对童念。名字因为保护洪若秋不利,被洪日进关进了大牢。洪若秋知道后,以自杀威胁要爹放了名字。名字被几个士兵从牢房押着走进医院,洪日进在病房门口眼神冷酷的死死盯着名字,名字看着紧闭的病房的门可就是进不去。
义海 第27集
顾兆志与景瑞麟见面告知大帅五合堂现在已经被他接手,随时欢迎大帅光临五合堂,而这一幕正好从外面回来的景世琛看到了。景世琛满埋怨父亲为何已成死死揪着五合堂不放,而景瑞麟的回复确实这一切都对景家有利,顾兆志只要坐稳五合堂掌权人的位置就是老天爷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景世琛摇摇头走了。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司令府,门前门庭若市,不断的有各路人马前来道贺,其中就有穿着得体的顾兆礼,身边贴身小随从手里抱着的大尊金身观音不免惹得路人不断侧目,啧啧称奇。
义海 第28集
顾兆礼来找洪日进,把自己来的目的告诉了他,并且说可以帮忙对付景世琛。乌兰齐和名字站在沙盘前谋划着战局,不觉得出看来这次景世琛真是准备充足来报仇的。名字说对方兵力充足,恐怕自己驻守的兄弟顶不了太久,一马当先主动带人前去赤水岭支援,而乌兰齐建议名字和景世琛正面交锋,自己去赤水岭支援西部战线,而名字听到这个一口拒绝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默默的垂下眼脸,眉头微蹙。名字正面战场对峙景世琛,怕他认出来特意用黑布蒙住脸,不让他发现,景世琛在打斗的时候受了伤,不得已军队整顿休整。
义海 第29集
洪日进派人请名字和洪若秋前去用餐,洪若秋不让名字为难,找了一个名字生病的理由,不能来用餐了。乌兰齐不相信名字生病的事情,特意去找名字,但被丫环以他们已经睡觉为由劝说走了。顾兆礼推门而入,还来不及点灯,一向警惕性很高的顾兆礼突然就发现房间内不太对劲,他默默地走向床边然后俯身抽出一把枪瞬间转身,对准了自己身后的人影。此人戴着帽子,低着头,很是谈定的站在顾兆礼的枪口处,就在顾兆礼斥喝之时,此人抬起头,缓缓的摘下来帽子,名字的脸庞悦然出现在顾兆礼的眼前。
义海 第30集
牢房门被打开,景世琛被押着送来景瑞麟的牢房,景世琛一下子扑倒景瑞麟的膝前,景瑞麟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异常的平静。景瑞麟告诉儿子永远是他的骄傲,正说着门外的看守拉起景世琛就往外走,牢门再次被紧紧关闭。景瑞麟从枕头下拿出一把枪,眼神绝望。砰的一声,景世琛瞪圆了眼睛张大嘴巴愣在那里,发疯似的哀嚎着。顾兆礼眼神空洞的坐着,不一会儿立马有手下来报说柳四爷已经闻讯逃跑,找不到人,但戚元甫已经带来了,顾兆礼睁开眼睛,一摆手,戚元甫被带了进来。戚元甫一脸坚贞毫无畏惧的站在那里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义海 第31集
景世琛醒来以后,顾筱阳告诉了他所有的事情。景世琛一直坐在墙角,低着头不语,顾筱阳也一直坐在他旁边的地上,没看景世琛,但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两人沉默半晌之后,见景世琛似乎已经稍作冷静了下来,顾筱阳突然开口说话了,她告诉景世琛她加入了中国国产党,而景世琛看着此刻变得有着大义情节的顾筱阳,有些吃惊。上百个学生借集结成群,高举旗帜在江东大街上浩浩荡荡的游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顾筱阳,学生们高举旗帜高呼:反对军阀内战,反对内战一致对外,国难当头共抗倭寇,面见洪司令。
义海 第32集
顾兆礼得知妹妹被抓以后,就去找洪日进,以给多加军饷的条件,把顾筱阳救出了大牢。放出大牢的顾筱阳又被大哥顾兆礼关在家里不让出门,而童念小心翼翼的将绑着顾筱阳的绳子解开,放他出去了。顾兆礼看到从顾筱阳房间开着的窗后延伸下来的麻绳,一脸的怒气,变看边跟手下交代继续多拍点人手,一定要把小姐找回来。五个学生被绑着跪在地上,周围全是洪日进的士兵,乌兰齐坐在刑场上神情严肃,周围挤满了看行刑的人,人群之中,顾筱阳带着帽低低的混在人群中,她和他在同志使了个眼色,众同志在人群中散去。
义海 第33集
徐指导给顾筱阳安排了新的任务,营救保和堂的薛郎中。顾筱阳和几个同志在汇报行动计划,天已经完全黑了,几个潜伏在前门大街的人被一个黑影闪过,瞬间制服,拖到了胡同里。顾筱阳和同志来到保和堂,结果发现空无一人,原来薛郎中已经被景世琛捷足先登了。对于景世琛这样的行为顾筱阳很是气愤,说着就拉着他离开,景世琛一脸茫然。名字放火烧了顾兆礼的鸦片。大厅里深夜只开了一盏昏黄的顶灯,此刻的顾兆礼安静的整个人瘫软的坐在沙发上靠着椅背。
义海 第34集
名字撕心裂肺咆哮着质问顾兆礼,往事一幕幕回想在他面前,两人对视着,名字泪如雨下,顾兆礼眼中含泪,说不出话来。景世琛和顾筱阳在面摊吃宵夜,顾筱阳说要回江东了,听到这个,景世琛拿筷子的手停了一下,愣了半秒钟,抬头看着顾筱阳。听到又有任务的消息景世琛突然有点食不知味的意思。嘴里的食物半天都没咽下去。个面容刚毅五官得体颧骨微高接近四十岁的男人站在洪日进面前,面带拘谨谦逊的笑容,而身后的一个随从一直不远不近的保持着距离站在身后,看上去十分的循规蹈矩,洪日进一直观察者对面的两个人,眼神闪烁。
义海 第35集
名字怀疑江洋不是药材商人,就跟踪他们,被他们发现了,幸好名字手快偷了江洋的钱包,名字被认为是小偷,打了一顿名字。名字发现江洋是日本人,去告知洪日进,其实洪日进早就知道了,名字因为洪日进投靠日本人,不知如何是好。名字小屋,顾筱阳和景世琛得知洪日进投日后,商量从洪日进手下的营长仇万生找突破口。景世琛带人跟踪仇万生,最后发现仇万生就是名字。顾兆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瞪着天花板,似乎刚刚从梦魇中醒来,脸型消瘦眼神空洞,整个人似乎已经不成人形的样子。
义海 第36集
江东的街道,不断的有飞机的低鸣着飞过,路人慌慌逃窜,整条街的人像是受惊的动物,纷纷抱头鼠窜,把随着飞机从民众头顶飞过,大批量的宣传纸从天而降。有人捡起地上的宣传纸,上面用中日文写着写着几个大字"中国的朋友你们好,大日本皇军即刻就会进城,请大家勿多虑,保持平和,配合皇军共同建立美好的大东亚共荣圈"。十几二十个士兵被绑着排成排站在那儿,面前是十几二十个端着枪的士兵,双方对峙着站在那儿,被绑着带头的士兵仰起脖子高声呐喊:洪日进,卖国贼,你不得好死……原来自从日本人进城后,就对士兵打开杀戒,而洪日进就是那个同意这样做的人。
义海 第37集
欲太薰得知名字要离开的消息,把洪若秋抓到了自己的住处,让她当自己儿子的老师,以此逼迫名字为他做事。全日式的装潢,简洁却很有品味,其间也有中国元素的画卷和花瓶映入名字眼里,推门,欲太薰身着和服盘腿站在那里,笑意盈盈的看着进来的名字,女人鞠躬,然后慢慢褪下,名字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欲太薰双手一指,很是有礼貌的请名字坐下,名字坐定,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自若,直接开门见山。原来欲太薰想让名字继续经营鸦片生意,共同为打日本皇军效力,并提到刚认识一个朋友大家可以一起,正说着,门被拉开,发现顾兆礼站在门口。
义海 第38集
童念大着肚子,一路朝着远方走去,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淡定。她来到山脚下一处独栋屋苑,童念环视四周,这处院子简单,围墙也很低,跟村里其他的房屋是隔了一段距离的,怎么看都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童念走进院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坐在摇椅上拿着书在认真看着,童念似乎没想到院子里是这番光景,顿时觉得自己唐突了。原来童念是来找一个姓晁的大夫,这个人可以帮顾兆礼戒烟。窗外一丝晨曦透过窗户射过来,童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坐起来,看到晁叔空荡荡的屋子,这时,看见晁叔从马车的帘子里露出脑袋。
义海 第39集
顾兆礼跪在童念的坟前,,他没有哭,没有表情,没有话语,安静的让人觉得窒息。顾筱阳,景世琛双眼通红,站在那儿。正在这时,有下人来报说码头的货被烧了一半,顾兆礼马上离开了。名字发疯似的不断的拿汽油林在货柜上,拿起火柴,正在这时,顾兆礼从车上下来,看着举着火柴的名字,二人对视。不一会儿,顾兆礼什么话也没说,走过去点燃自己的打火机,然后瞬间点燃了所有鸦片。洪日进挂上电话,一脸的紧张,全城搜捕仇万生的命令还没有发,名字出现在了门口。
义海 第40集
顾筱阳端了一盆热水,走进房间,此刻的顾兆礼这个人瘫软的坐在床边,靠着床,双手依旧被死死地绑住,顾筱阳给顾兆礼擦着满头的大汗。顾筱阳给大哥喂了几口酒,顾兆礼面色苍白的喝了几口就全都吐了出来。名字盘腿坐在洪若秋的坟前,顾兆礼和景世琛一前一后走过来,分别站在名字的左右,名字突然起身朝里面走去,顾兆礼和景世琛对视一眼,似乎有些安慰。顾兆礼对晁叔表达这么多天以来的照顾,把晁叔送送上马车,并请求晁叔在再帮自己一个忙。同时顾筱阳笑笑也朝马车那边走去,景世琛看着顾筱阳走过来,突然一把抱住她。
义海 第41集
洪日进带着经过乔装的顾兆礼,名字,景世琛三人走进如君驻扎营。顾兆礼走在前面,手上的枪离洪日进的腰迟迟之隔,三人在洪日进的带领之下顺利的进入了军营。进去之后,三人默契的分头行动,顾兆礼一路尾随洪日进朝着欲太熏的指挥部走去,景世琛左转,朝着瞭望台走去,名字则一转眼不见人了,侧身转到后面,盯着军火临时储备库。顾兆礼跟着洪日进进了欲太熏的指挥部。警报拉响,驻守在指挥营外面的日本鬼子纷纷超里面跑来,燎忘台上的人刚要探头,被景世琛一刀毙命。另外一边,名字已经在军火库门口摆了一排排整齐的炸药。
评论加载中...